未来的货币

翻译:夜雨

作者:Doug French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18日

网络来源:比特人论坛

原文链接: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currencies-of-the-future-2012-11

许多人抱怨政府掌控货币,但只有少数人对这种垄断采取了抵制措施。我不是指诸如“审计美联储”这样的运动。我是指一种真正的创新,一种最终将终结政府凌驾于货币体系的铁腕的创新。

少数像我们这样的老一辈人或许希望回到银元流通的年代——那时候,在吧台砸下一枚银元就可以买上一杯威士忌。但新一代技术达人却懂得使用来自便携设备的虚拟货币为他们的内格罗尼鸡尾酒买单。为了服务这个市场,一个虚拟货币的新世界顺乎自然地出现了。

米特·罗姆尼曾在某个辩论赛中说:“你不能容许人民在他们的车库开办银行,发放贷款。”

真的吗?有些人恰好在沿着这个方向思考,甚至进一步创造了新的计账单位。你也许认为这些人太疯狂了。毕竟一种货币要成为正规货币必须具有非金融价值、每货币单位的高价值、相当稳定的供给、可分性、耐用性、可识别性和均质性。黄金和白银完美地符合这些条件。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别的其他东西就不符合条件呢?

货币是由可用于直接贸易的最畅销的商品发展而来的。从历史上说,货币的主流一直是黄金与白银。可是,各国政府已经煞费苦心地通过向贵重金属抽税及货币法废止了金银的流通。尽管少数人极其信赖把他们的财富转换成黄金白银储备的资产保值方式,但是与其他金融资产相比,贵重金属在资产组合的投资百分比仅有1%。

在联邦政府赖以生存的唯一方式就是肆无忌惮地印刷钞票的事实下,认为政府很快将会把它的货币与黄金重新绑定的想法是幼稚的。政府无论过去、现在、未来一直在驱使其货币的价值与白纸等同。虽然这个过程或许要经历几十年,或是几个世纪,但它终究会发生。

这个货币问题可能无法通过政府改革来解决,在某种程度上,政府不能做出合理的变革,但是,具有创新精神的天才发挥其天赋可解决这个问题并创造一种优质产品。解决这个问题会遇到大量政府设置的阻碍,但货币方面的每一种新的创新都会遭遇政府的抵抗。创新者将不屈不挠地与之斗争。然而,这也是一个特别危险的领域,许多货币创新者因为与政府的竞争而锒铛入狱。

2009年,日本程序员“中本聪”(并非其真实姓名)设计并实现了比特币。比特币不是为胆小鬼而设计的。比特币已经证明了自身的高波动性,但比特币也证明了它在数字时代的高度实用性。

许多自由市场社区的人不懂得如何思考比特币,将它排斥在外。他们声称任何货币都必须具有实体形式才能生存下来。

那种理由正如罗伯特·墨菲对路德维西·冯·米塞斯的总结:“我们可以从时间上往前回溯货币的购买力,直到首次出现进行物物交换的人。在那个时代,货币商品的购买力可以解释为任意商品的交换价值。”

比特币排斥者声称比特币从未有过非金融商品价值。然后比特币是货币的证明不经过思考和争论就给驳回了。但是,米塞斯的“回归理论”建立在卡尔·门格尔(奥地利经济学派之父,主观价值论之父)的研究之上。

根据门格尔的看法,每个有效利用经济的个体总是指望通过交易使自己的生活更美好。这些个体习惯用低交易性商品去换取高交易性商品。门格尔同时强调,商品的可交易性取决于特定地区的习惯。

“但是这类交易活动的实际履行需要了解经济个体的兴趣”,门格尔说。门格尔继续解释说,不是所有个体一开始就掌握这方面的知识。一小部分人先于其他大多数人认识到了特定商品的可交易性。

这些人可以视作货币的创始人。他们能预知消费者的需求,如同他们对其他商品和服务的认识一样,这些货币创始人先于大多数人认识到了更畅销的商品。

使用正确方法达到自身目的的人取得了经济上的成功,其他人通过观察他们的成功获得经济利益上的顿悟,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学习方法。

例如,牛曾经是最畅销的商品,因此它被考虑当做货币。尽管“牛币”听起来很笨拙,但希腊人和阿拉伯人都把牛当做货币标准。这种具有四只脚的货币能够自已走动,而且到处都有青草,因此饲养很便宜。

但是,不久劳动分工导致了城市的出现,牛的实用性不复存在。牛不再具有足够成为货币的可交易性。牛仍然具有价值,但门格尔解释说:“它们不再是最畅销的商品(货币的经济形式),最终与货币彻底断了关系。”

随后,人们开始把金属当做货币,比方说,铜、铜铁合金以及后来出现的白银与黄金。

但门格尔很快指出,在不同地区各种各样的商品被人们当做货币使用。

“因此货币将其特有的本地化和世俗的不同形式呈现给我们,它不是一种协议和法律强制的产物,也不是偶然产生的,而是不同的人在同一时期的经济状况差异的天然产物,或是相同的人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经济状况差异的天然产物。”

因此,尽管人们主张货币必须满足这样或那样的条件,但奥地利经济学派之父门格尔却似乎将它的定义交给了市场。当一种货币没有经济用途,它就失去了自身的适销性,不再是货币。其他适销商品将作为货币而浮现。尽管政府希望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冻结这个领域,但纵观货币的历史,这种现象不时发生,很可能还会继续发生,

这使我们回想起比特币,欧洲中央银行(简称ECB)在最近的报告中将它称做“迄今为止最成功也可能是最具争议的虚拟货币方案”。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某些经济学者对比特币嗤之以鼻的同时,ECB的长篇报告却得出了奥地利经济学派为这种虚拟货币提供了理论根据的看法。该报告解释了米塞斯、哈耶克和庞巴维克的经济周期理论,也提到了哈耶克的《货币的去国有化》

报告作者暗示,比特币的拥趸把这种虚拟货币视作终结中央银行货币垄断的起始点。如奥地利经济学者那样,他们批评了部分储备金银行制度,并看出这种虚拟货币方案受到了经典金本位制度的启发。

比特币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它能用来交易各种各样的产品,既有实体的,也有虚拟的。比特币可分割到小数点后八位,因此它能够为任意规模、任意类型的交易所用。

比特币不和任何政府的货币挂钩,也不存在任何中央票据交换所或金融管理局。它的交易汇率取决于几个实时经营的交易平台的供给与需求。比特币系统构建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点对点网络之上,不和任何金融机构有关联。比特币的用户自行管理这些工作。

额外的比特币供给只能由解决特定数学问题的“比特币矿工”制造。目前约有1000万比特币,其数量还会不断增加,直到它在2140年以前最终达到极限数量2100万为止。根据比特币创始人(不管他是谁)的说法,比特币系统提供了鼓励诚实的机制。

“如果某个贪婪的攻击者能够聚集比所有诚实节点还多的CPU功率,他不得不做出选择——是利用它欺诈他人,偷回自己的付款;还是用它生成新比特币。他应该能发现,按照规则游戏更有利可图,这些规则帮助他拥有比其他所有人加起来还多的新比特币,这种利益好过他破坏系统、破坏自身财富校验的所得。”

ECB的报告解释说,比特币的供给被设计成按一种可预见的方式增长。“为了接收新生比特币要解决的算法问题(例如发现新生块)变得越来越复杂(需要越来越多的计算机资源)。”

这种稳定的供给增长是为了避免金融管理局加速扩大货币供给所引起的通货膨胀(减少比特币的价值)和商业周期。

比特币现已成为网络黑市货币。譬如,丝绸之路网站(非法毒品交易的亚马逊商城,只能通过采用TOR服务的私人网络访问。)只接受比特币支付方式。然而,正如ECB报告所说,比特币系统仅有大约10000个用户,其市场没有流动资金亦不够成熟。

那么,为什么ECB会关心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呢?中央银行的银行家担心这些虚拟货币不受管理或密切监视,它们可能会向政府当局发出挑战,也可能对中央银行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

然而,报告也证明“这些方案可能在金融改革和消费者的额外付款选择供给方面带来一些积极影响”。

报告还指出金融服务竞技场的大玩家正在收购虚拟支付领域的公司。例如,VISA公司收购了PlaySpan有限公司(该公司拥有一个处理数字商品交易的支付平台)。

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收购了Sometrics,这家公司“帮助视频游戏制作者创建虚拟货币,并打算利用它的商业关系在其他行业打造虚拟货币平台”。

这与美国运通进驻预付卡行业的目标相吻合。银行业内部人士对运通和沃尔玛(沃尔玛也将提供预付卡服务)的动作感到焦虑不安。根据Andrew Kahr(他曾代表美国银行家的利益对这个问题写过一些措词严厉的文章)的说法,这些预付卡账户资金相当于未保险的存款。

Kahr用下面的类比来抨击这种想法:

“为了提供更低的‘折扣价’,给消费者更好的买卖,沃尔玛是否应该租用不符合当地火灾法规与建筑条例的破败不堪的大楼?沃尔玛对国家最低工资法的尊重有没有超过运通对国家银行法的尊重?因为发行蓝鸟预付卡,运通已经违反了《银行控股公司法案》和许多国家银行法规。”

Kahr暗示受政府监管的部分储备金银行体系是安全可靠的,而诸如运通、沃尔玛这样的公司提供的预付卡是一种用来欺诈消费者的可疑方案。事实却是——在因迪美倒闭案中,恐慌的客户迫使监管者关闭联邦储蓄贷款协会(the S&L),存储在S&L的巨额存款只能提取7%本金。华盛顿互惠银行和美联银行亦是如此,监管者精明地处理了这些行将倒闭的银行的拍卖。比特币的拥趸与普通民众不同,他们充分意识到了部分储备金银行体系的脆弱性。

也许银行业真正害怕的是世界各地的运通和沃尔玛创建属于它们自己的货币和银行系统。多年来沃尔玛一直在尝试获准开办银行,但银行家们成功地阻止了零售业巨子与他们竞争。

但是,预付卡或许只是沃尔玛发行自己的货币——玛特币(Marts)——迈出的第一步。玛特币最初只能在沃尔玛的商铺购物,但随着时间推进,我们不难想象——在沃尔玛设有商铺的城市,玛特币可以全城通用,亦能方便地兑换成美元、比索、人民币和其他可交易货币。

政府将摧毁他们的货币,商业机构也知道这点。但企业家们不会空谈理论坐以待毙。他们将做些什么。现在,他们找到了一个市场机会。银行业也意识到了这点。正如Kahr先生在文章中呼吁终结所有未保险存款时所说——“否则,我们可能将看到不受监管的Facebook或Google的付款方式,它们将迅速变得极其脆弱,但又大到不能垮倒。(这种货币可能实际上被一个身穿连帽风衣不打领带甚至不穿白衬衫的人操纵!)”

我们现在并不知道未来的货币将是怎样的形式。是数字货币和计算机算法货币吗?还是一种刻有某个风衣客的金币、银币?我们现在确切知道的是——我们在支持那些魄力十足的企业家,使政府不得不在货币产业上焦头烂额地同他们竞争。走着瞧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