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风险投资家Roger Ver的无政府主义旅程

翻译:qiurong910326
来源:dailyanarchist.com
作者:Roger Ver
时间:2012年11月13日
转载:比特人论坛

 

       我走向成为一个唯意志论的人这条道路始于初中,当时我看了Ludwig von Mises写的《社会主义》的副本。那时我并没有对政治考虑太多,而且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典型的中央集权论者,认为如果它被用来帮助群众,那就没有任何理由限制国家的权力,但我也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就是美国人好像是反对社会主义的。
       当我最初开始阅读社会主义的时候,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只关注社会主义的书,但最终我发现这本书让我很好的看到了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这场博弈中的另一面。当我读完它的时候,我明白了由政府来实现完全的市场经济是不可能的。在这本书之后,我很积极的阅读了很多不同的人写的关于经济的书籍,有Ludwig von Mises, Adam Smith, Fredric Bastiat, Leonard Reed, Henry Hazlitt, Friedrich Hayek和 Milton FriedmanAdam Smith,自从Laissez-Faire Books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之后,我也没有放过任何可以从Laissez-Faire Books上订阅到的文章。我知道了价格会传递出需要最有效分配资源的信息,以及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会妨碍世界本应该有的富足。读的越多,我越是震惊,我震惊的是世界各地的经济家和政府显示出来的对于经济的无知。我变得沮丧,因为任何一个花时间去研究经济学的人都会明白,政府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在使世界变得贫穷,如果每个人都只被允许做一些和平的事,那么人们,特别是穷人,会好得多。
       在这一点上,我清楚的知道自由市场会带给经济多大的利益,但是直到我发现了Murray Rothbard的著作,我才开始思考的自由的道德因素。我钻研了Rothbard的所有书籍,被他的逻辑说服了。我记得之后我几乎不敢读这样强大的真理。在我经历的所有的学校教育中,没有人像Rothbard那样犀利的指出,税收就等同于道德意义上的盗窃,兵役就等同于道德意义上的绑架和奴隶制。它粉碎了我剩下的希望,我本以为政府可能在道义上会是无可非议的。这是第一次,我把它们看成是刑事上的窃贼,奴隶主人,和杀人犯。我的生命从此不同。
       到目前为止,我以前学到的东西似乎都有点不太合逻辑又有某种程度的抽象,但我觉得有必要给他人指出这些事实。
       为了帮助传播自由的思想,我在20岁的时候,即2000年,成为了一个加州州议会(California State Assembly)主张自由主义的候选人。我发誓,如果我当选,我不会接受任何工资,因为考虑到这些钱都是从以武力得来的税收中拨出的。我承诺将尽可能多的减少税收和废除法律。
       作为选举过程的一部分,我被邀请参加圣荷西州立大学的一个辩论,关于反对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在辩论中,我说到,税收是盗窃,毒品战争是不道德的,ATF是“一群暴徒和杀人犯”,为纪念他们在德克萨斯州屠杀的人们。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那时观众中有几个穿普通衣服的ATF代表,他们对我说的东西感到非常不安。他们开始调查我的背景,试图找到我的污点。在那时,我已经成功的在网上开始了售卖各种计算及组件的生意。除了电脑零件,我,再加上数十个经销商,包括Cabelas,还在卖一种叫做“害虫防治报告2000(Pest Control Report 2000)”的产品。它基本上类似于一个爆竹,被农民用来吓走鹿和鸟类远离他们的玉米田。然而,其他所有人,包括制造商,只是被要求停止销售,只有我唯一一个在美国被起诉。
       在与美国检察官和隐藏在辩论会上的ATF代表会面之后,原告的起诉理由变得如水晶般清楚。在会议上,我的律师告诉检察官,在Ebay上售卖鞭炮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可以付罚款或者做一些社区服务。当检察官认为这听起来合理的时候,ATF代理敲打着自己放在桌上的手,喊道“但你没听到他说的东西!” 这很明显的说明了他们是对我说的感到愤怒而不是我所做的事情。
       当我被辩护律师告知,如果我在案件审判时签署认罪协议,我可能将被送往监狱7或8年。在判刑时,法官问我是否有人威胁或胁迫我以任何方式签署认罪协议。当我说“是的,完全是”的时候,法官的眼睛瞪得很大,他问“这是什么意思?” 我解释说,辩护律师告诉我,你会把我送到监狱7或8年,如果我没有签署认罪协议的话。法官回答说,那并非是他所问的东西,所以我回答说我不能理解什么叫做威胁或胁迫。然后法官就继续在政治方面训诫我。他继续说明政府为什么如此的重要,“税收是成为一个文明社会的代价”,政府通常都是好意的。他总结了他的演讲,告诉我说,“我不想让你认为你的政治观点与你今天为什么在这里有任何关系”,然后判我在联邦监狱服务十个月。
       从我被隆波克联邦监狱释放之后,我不得不处理连续三年的谎言、侮辱、威胁、和美国联邦缓刑部门例行的骚扰。我只好搬到日本等待缓刑期过去。
       现在,我的全职工作就是通过促进使用比特币使世界变成一个更好、更少暴力的地方。比特币完全剥夺了各个州的对资金的控制。它削弱了政府对于税收和管理、控制经济的大部分力量。如果你在乎自由、互不侵犯原则、或经济自由,那正常说来你应该尽你所能,尽可能经常地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使用比特币。

 

       Roger Ver出生和成长在硅谷,现在居住在东京。他是MemoryDealers.com的CEO,直接在世界各地的几个国家雇佣了大约30人。Roger也是众多比特币初创公司的一个投资者。他将自己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学习经济学、道德哲学、比特币和巴西柔术。

原文链接:http://dailyanarchist.com/2012/11/12/bitcoin-venture-capitalist-roger-vers-journey-to-anarchism/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